对大众隐秘疫情 美国会议员涉嫌内情买卖惹公愤_1

对大众隐秘疫情 美国会议员涉嫌内情买卖惹公愤
一边对大众隐秘疫情 一边在商场兜售股票  美国会议员涉嫌内情买卖惹公愤(深度查询)  中心阅览  连日来,美国股市在新冠肺炎疫情等影响下呈现暴降,短期内四次熔断。有美国媒体宣布,一些国会议员在股市暴降之前就依据内情消息,提早许多兜售股票或买入特定股票,引发各界广泛批判。跟着疫情局势日趋严峻,美国民众对政府在疫情应对方面的不满情绪不断升温。  近来,多家美国媒体报导称,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理查德·伯尔等多名国会议员涉嫌内情买卖,在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美国股市大跌之前兜售许多股票,演出“完美”避险。据报导,这些议员利用职务之便,较早听取了政府官员关于美国疫情局势严峻性的内部吹风。他们一边对美国大众淡化疫情的危险,一边却兜售股票以逃避丢失,或许提早买入特定股票,完成浮盈。有剖析以为,这一丑闻的曝光,进一步冲击了美国联邦政府的公信力,削弱了美国民众对联邦政府能否有用应对疫情的决心。  “依据内部信息作出兜售股票举动”  据《华盛顿邮报》等媒体报导,大约美股暴降之前一周,来自北卡罗来纳州的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理查德·伯尔和妻子就密布出售了33只股票,评价在62.8万美元到172万美元之间,触及酒店业等受疫情冲击最严峻的职业。经测算,到3月19日收盘时,伯尔配偶出售的股票价值至少比他们出售当天缩水了25万美元。  佐治亚州共和党籍参议员凯利·洛弗勒、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籍参议员黛安娜·范斯坦、俄克拉荷马州共和党籍参议员詹姆斯·英霍夫,也都被曝出在附近时段兜售了许多股票。此外,洛弗勒附近时刻段还购买了一家长途作业软件企业股票,该公司股价在此轮美股大跌中逆势上涨。  连日来,被曝出在此轮美股大跌前演出“完美”避险操作的国会议员和资深作业人员正变得越来越多。“政客”网站3月22日报导称,联邦参议院共和党首领麦康奈尔的一名高档帮手以及加州民主党众议员苏珊·戴维斯,也在商场呈现惊惧行进行了“精准的兜售”操作。  伯尔等人的行为引发全美言辞质疑,有信息显现,他们较早就获得了关于美国新冠肺炎疫情严峻性的内部陈述。《纽约时报》报导称,作为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伯尔定时听取有关美国所面临要挟(包含新冠肺炎疫情要挟)的情报简报。洛弗勒的状况也较为相似。  依据2012年的一项联邦立法,美国内情买卖禁令适用于一切国会议员与国会作业人员。面临大众的质疑,伯尔辩称,自己其时是依托“揭露新闻报导来作出出售股票的决议”,洛弗勒、范斯坦、英霍夫则表明股票兜售决议并非自己做出。美国政治公益安排“一起作业”现在现已提交诉状,要求美国司法部、美国证券买卖委员会和参议院品德委员会对这些议员进行查询。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高曼公共政策学院教授、政治学家杰克·格雷泽对本报记者表明,依据现有的报导,伯尔的“糜烂和窝囊行为”特别严峻。“作为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他会收到许多关于国家要挟的前期简报。他听取了关于新冠病毒在美国分散的简报,并告知一些政治捐款者,状况将会十分糟糕。伯尔出售股票的时刻和规划足以证明,他依据内部信息作出兜售股票举动。”  “这种行为是对大众信赖的惊人损坏”  让大众愈加不满的是,这些国会议员在兜售股票避险的一起,在对外揭露表态中却显着淡化疫情的实在严峻性。  2月7日,也便是伯尔开端兜售股票前一周,他在与另一名参议员联合署名的一篇文章中指出,“与历史上任何时候比较,美国此刻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这样的公共卫生应战的预备程度都是最高的,这得益于参议院卫生委员会、国会和政府的作业”。即便在开端兜售股票之后,伯尔仍不时对外宣布淡化疫情危险的声响。  但是,伯尔在非揭露场合对疫情的评价却与上述表态彻底不同。据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报导,2月下旬,在一场由商界人物资助的私家活动上,伯尔对疫情严峻性的描绘显着提高了许多,并将之与1918年“西班牙流感”大流行混为一谈。  洛弗勒也向大众宣布了许多淡化疫情危险的言辞。3月10日,洛弗勒在交际媒体上揭露表明:“为新冠病毒感到忧虑?记住这一点:消费很微弱,经济很微弱,工作在增加,这让我们处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坚持美国安全的最佳经济境况。”此刻间隔其自己开端兜售股票已超越一个月。  美国监督安排“华盛顿职责与品德公民”履行主任诺亚·布克邦德表明,假如伯尔用内部信息来维护自己的财富,却对大众淡化疫情影响,“这种行为是对大众信赖的惊人损坏,一起或许构成违法”。该安排已向参议院品德委员会提交诉状,要求查询伯尔、洛弗勒的行为。美国政府前劳工部长、公共政策专家罗伯特·里奇以为,在史无前例的危机时刻,现任参议员的这种自私行为“不行承受”。  “美国大众对政客的信赖度现已很低”  丑闻一经曝光,进一步加深了大众对美国政府应对疫情不力的不满。格雷泽直言:“美国大众对政客的信赖度现已很低,我不确定还有多少能够持续恶化的空间。”  《美国新闻与国际报导》的一项在线查询发现,一半受访者以为,白宫与国会对疫情的应对“糟糕”或“十分糟糕”。盖勒普公司日前发布的一项民调显现,大众对美国政府处理疫情才能的决心在一个月内下降了16个百分点。格雷泽表明,大众的不满情绪主要是针对联邦政府。现在,美国州市等地方政府现已在疫情防控方面采纳了自动,正活跃调集资源,但联邦政府具有更大的权利和更多的资源,在全面有用应对疫情方面负有难以代替的职责。  连日来,美国疫情局势正变得益发严峻。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疫情实时监测体系显现,到美国东部时刻3月23日上午,美国已至少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5345例,包含逝世病例473例。许多美国媒体刊文着重,当时疫情敏捷延伸,必定程度上是由于美国政府前一阶段应对不力,乃至出于政治考虑成心淡化疫情严峻性。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在一篇深度报导中指出,美国政府对疫情的前期处理失去时机,办理不善且拒绝了专家采纳更活跃应对办法的主张。  现在,由于国内批判声响不断增多,许多共和党国会议员同行政部门官员相同,正更密布地把新冠病毒同我国直接联系起来。这一转嫁对立的行径即便在美国国内也引发了许多批判。哥伦比亚大学政府学教授罗伯特·夏皮罗对本报记者表明,污名化称谓实属荒唐,也无助于在全球范围内协作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西班牙流感’事实上起源于美国堪萨斯州,随意运用标签会歪曲真实的问题。”  (本报华盛顿3月23日电) 本报驻美国记者 胡泽曦本报驻美国记者 胡泽曦 【修改:郭泽华】